公证,不动产流转的守护者

2016-11-02

    【学科类别】继承法

【写作时间】2016年

【中文关键字】公证;不动产流转;安全;价值

【全文】

国土资源部《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终于办颁布了。公证条款在细则中出现了多次,尤其在遗嘱、继承方面的公证条款十分醒目。公证制度在保障不动产流转安全,维护权利人合法利益方面的作用再一次得到中央不动产事务主管机关的明确认可,笔者作为公证行业的一员倍受鼓舞。为此,对公证在不动产流转过程中的基础性作用再次广而告之。

1、公证是在实践中被长期、反复证明了的,对维护遗产继承安全、高效具有重要作用的法律制度。

以不动产继承为例,虽然我国在1985年就颁布了《继承法》,但是无论是法条、司法解释还是部门规章,对于继承人如何继承遗产均未给出明确可操作的路径。同时,因我国自古以来“厌讼”和“以和为贵”的传统民族心理,以及通过法院诉讼解决继承问题的复杂程序要求和动辄数月的耗时现实,所以,诉讼途径无法成为大规模解决不动产继承问题的主要方式。而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人们家庭财富普遍大量增加,伴随着大众法律意识的不断提高,继承问题日益成为社会的焦点,社会大众对非诉和睦、权威专业、高性价比的继承解决方法的需求不断增加。

那么,与日俱增的继承事务需求由谁来满足?

答案是:公证。

我国公证行业在历史关口勇于担当,积极回应社会继承需求,充分发挥公证“预防纠纷”的非诉职能优势,在实践中创造性的开展工作,在借鉴世界各国先进家事继承立法技术和成熟经验的基础上,以司法部、建设部1991年《关于房产登记管理中加强公证的联合通知》为标志,通过推出继承公证模式,不仅有效弥补了我国《继承法》在继承实务操作层面的缺漏,而且在继承实践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为维护我国不动产继承的安全、高效探索出了一条切实可行的路径。

在几十年的继承公证实践中,公证行业通过不断优化继承公证办理方案,逐渐形成了从死亡开始一直到不动产物权登记的全流程公证工作模式。从实践效果来看,不动产继承公证不仅有效预防了民事继承领域的纠纷,保障了当事人继承权益的实现,而且有利地维护了家庭财产流转过程的安全,也为促进家庭和谐和社会稳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继承公证是被实践反复证明了的,是行之有效、符合我国国情的,在不动产继承过程中最优的法律解决方案。

公证在我国不动产继承领域的基础性作用无可争辩。本文试举一组公开数据来更加直观地说明。全国各级法院2008年、2009年、2010年审结继承案件分别为33387件、38036件、48877件,而全国公证机构同期受理的继承案件分别是是415024件、531337件、566502件。而2013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全国各基层法院一审继承类案件共审结146649件,而全国的公证机构共办理继承公证646090件。这些数据表明,法院所处理的遗产继承案件只占到公证机构处理数量的10%左右,社会上大部分的继承法律事务都是由公证机构所承担的,公证当之无愧的成为继承问题处理的骨干力量。公证在非诉的民事继承中的基础性、权威性、专业性不容置疑。

试想,如果每年将这几十万件房产继承公证转由法院通过诉讼来处理,不仅与我国一直倡导的“社会和谐、家庭和睦”的基本理念和“以和为贵”的民风相违背,而且必然导致有限的司法资源被大比例占用,其他诉讼案件无法及时得到回应和高效处理的结果,而司法诉求无法得到满足的情况无法及时疏导,对社会稳定和发展来说是非常危险的。长此以往,无论是对法院本身的司法权威还是对社会正常稳定状态都将带来极大地负面影响,必然对构建和谐社会和实现“中国梦”不利。

基于诉讼制度的对抗性设计以及诉讼过程的旷日持久,当事人的讼累无法避免,不仅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金钱成本,而且在一次次地质问和对抗过程中,原本已经脆弱不堪的家庭伦理亲情也会因诉讼而被击地粉碎。须知,在诉讼模式下人们热衷于对抗,而对亲情冷漠甚至抛弃的现状离我们并不遥远。中国,这样一个建立在伦理亲情之上的古老文明古国,还能经受得起多少次同室诉讼带来的亲情破碎呢?与此同时,诉讼还会带来不动产流转效率的低下,对现代社会讲求财产高速流转的要求也是背道而驰的。因此,公证是在历史检验之后被证明了的对财产继承具有基础性作用的法律制度。

 

2、公证在平衡不动产流转过程中安全、效率和成本三要素之间关系方面作用显著,公证应当随着三要素的动态平衡而不断调整,但切不可轻言废弃。

在不动产流转过程中,牺牲安全的所谓自主、低成本和高效率,反过来只能是浪费更多的社会资源。安全性无论任何时候都是不动产流转的底线,只有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谈成本和效率才符合社会实际,公证在维护流转安全方面的作用十分突出。当前,主张不动产继承不应当公证的说法只片面、机械的关注所谓的自愿、效率和成本,而对不动产流转安全的重要性和历史选择公证的必然性却视而不见。

而现实的情况恰恰是,当事人或交易市场对不动产流转安全性的重视明显高于效率和成本,希望国家维护不动产流转过程安全性的诉求明显而强烈。尤其在不动产价值不断攀升的当下,重视不动产流转过程的安全性,怎么说都不为过。所以,对于不动产流转过程由国家适度干预是必要的,对继承采取公证形式即是这一干预的手段。同时,考察绝大多数大陆法系国家后可以看到,涉及不动产流转的,均采取了公证的方式,所以参考国际惯例对我国财产继承制度的完备和国际化具有意义。

现实中,我国公证机构具有的公益属性,参与社会管理的职能定位,预防纠纷化解矛盾的专业特性,以及法定的证据效力和为社会普遍认可的较高的公信力,使得公证机构作为不动产流转的法律审核机构十分合适。

公证机构的法定职能正是预防纠纷、确保真实、维护安全;公证员作为职业法律人,其职业追求乃是通过公证活动保护不动产流转的可靠,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实现公平正义。在这方面,当事人的心境与公证员是完全一致的,公证能够最准确地把握当事人的继承心态,并以专业的工具和技能实现当事人的继承需求。历史和实践也表明,正是由于公证作用的发挥,不动产流转安全得以保障,进而为流转效率的提高和控制成本带来了可能,上述统计的继承公证和继承诉讼的数量比较就是最好的明证。所以,当前看轻继承公证在维护流转安全中的价值,认为继承公证缺乏国家法律支持,不停鼓吹废除对继承公证的论调实不可取。

笔者以为,继承公证模式运行这么多年以来,已经有机地融入了不动产流转体系之中,成为维护不动产流转安全的基础性工具。公证将不动产流转的继承端和登记端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为不动产从继承发生到转移登记的过程开辟了足够安全、专业和便捷的通道,使得不动产流转全过程始终置于公证的专业法律保护之下,当事人、公证机构、登记机构三位一体的联动模式在20多年的社会实践中已经完全成型,形成了不可分离、不可缺少的系统化的不动产继承流转体系。所以,无论是从法律效果还是经济价值角度来看,公证机构与当事人、登记机构之间的关系、都已经稳定成熟,安全性保护效果输出实现了最优化。

所以,如果仅仅孤立地看待公证和当事人、登记机构之间的关系,为了满足法条上的所谓法定公证,一味机械的强调法律条文中的自愿公证,忽视业已形成的、稳定的、高效的不动产流转路径和操作习惯,强行改变现有的当事人、公证和登记机构之间的状态,执拗的要求所谓的继承公证自由,都会彻底打破社会多年摸索成熟的不动产继承流转模式,造成流转模式的不稳定,带来大量的不稳定因素,使得安全性大大降低,最终积累成不可逆转的系统性风险。

当然,随着社会需求重点的不断变化,安全、效率和成本三要素也始终处于动态平衡的过程,公证行业也必须学会根据这些变化及时调整自身的角色定位和作业模式。旧有的“以证换证”,“坐堂办证”模式已经不能适应当前社会需求,如何在把握安全的同时兼顾效率和成本,是当前公证行业面临的首要问题。公证不断受到“只会盖章收费”的抨击就是社会对公证行业缺少服务当事人的效率和成本意识评价的最好的例证。所以,只有积极了解社会需求,将安全、效率和成本综合考量,革新自身的服务理念和工作模式才是公证的出路。

3、面对社会不断变化的继承需求,公证其实一直在努力。

以云南省昆明市明信公证处推出的绿色继承为代表的全方位继承法律服务给出了令人满意的答案。该模式很好地兼顾了不动产流转时对安全、效率和成本的需要,重新定义了公证在不动产流转过程中的角色,以全新的形象发挥了公证的作用,使得当事人在继承的过程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权威、便捷和高效的公证体验。“从需求始,至过户终”,绿色继承将继承需求、继承办理、继承过户有机的串联起来,一站式、一条龙的服务模式不仅诠释了公证价值,也彰显了公证的人文精神,为未来公证的发展提供了可借鉴的路径。

公证曾今的辉煌,我们记忆犹新。面对未来,我们充满信心。“使命之伟大,正在与实现之困难。“我们相信,老一辈公证人传承的荣耀必将由我们来延续!

【作者简介】

 

张鸣,男,江苏省南京市南京公证处公证员。

栏目推荐